王莽何以能建立<新朝>?

王莽何以能建立(新朝)?facebook討論 王莽何以能建立(新朝)?facebook粉絲頁 王莽何以能建立(新朝)?facebook社團

 

最佳解答:
王莽何以能建立(新朝)?

 

成功的篡位者,失敗的統治者王莽是漢元帝的皇后王政君的侄子。就全靠了這位姑母,王莽才得以在政治上發跡,直至最後篡漢自立為帝。在早期,王莽為獲取政治上的聲譽,確能折節下士,身體力行,贏得了人們廣泛的稱讚。如在京都為學者建築住房上萬間,召納天下異能之士上千人。杜甫的「安得廣廈千萬間,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」,應該說是受這一歷史事實啟迪的昇華。他的兒子王獲殺死了一個奴隸,而卻迫令他的兒子自殺以償命。在當時奴隸的生命本來就操持在主人手中,可以任意買賣乃至殺害,是不以為然的。而王莽貴為外戚,尊為侯爵,卻讓親生兒子為一個生命微不足道的微賤的奴隸償命,這在歷史上恐怕也是絕無僅有的。可是在取代漢政權過程中過余虛假偽裝,從安漢到篡漢,從居攝的假皇帝到做真皇帝,要盡了欺人耳目的伎倆,卻成了一個典型的陰謀家。但是他的主要歷史罪責不在篡漢自立,因為早在他篡漢之前,他的父輩王鳳兄弟專制擅權時,西漢的劉氏政權就實際已經轉移到王氏手中,只不過在他從他的叔們手中接過權力時,才正式換了招牌,由漢改為新,由劉氏改為王氏。而且呂不韋早在《呂氏春秋》中就一.再提出了「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也」,不以天下易姓為非,問題在是否為有德者而居之。王莽的主要歷史罪責在篡漢自立後,以黃帝復出自居,拉虎皮作大旗,託古改制,倒行逆施,極大地傷害了民眾的利益。儘管著名文學家揚雄以其口吐鳳凰的錦心繡腹寫了一篇《劇秦美新》的文章,對王莽的新朝多方歌頌美化,以暴秦作對比進行粉飾,可謂極盡鼓吹之能事,也無法改變它逆歷史潮流而動,背棄廣大民眾利益的本質。因此百姓道路以目,民怨沸騰,綠林、新市、平林、赤目的義軍相繼揭竿而起,民眾望風響應,暴發了大規模的農民起義,風起雲湧,聲勢浩大。王莽也就葬身在這浩大的沸騰怒潮中。人民的利斧對他作了最公正的裁決。欺世盜名王莽雖然貴為皇親國戚,但是他的父親死得很早,實惠都為他的叔伯們佔有了,被封為侯爵,官居顯耀,他什麼也沒有。處於這種境況,他深知若不安於徒以外戚的虛名,在長安街頭放蕩,要在政治上有所起色,則必須積累政治資本,才能駕凌在他的叔伯們之上,更飛黃騰達。所以他一反他叔伯們的奢侈淫靡、驕橫跋扈的作風,居家節儉,奉養寡母及寡嫂,撫育侄子,勤奮讀書,虛心接交英俊。他的伯父王鳳有病,他守候在身邊,細心照顧,所吃的藥,他都要親自嘗一下,看看冷熱是否適度,味道如何?若是過苦,便要加點糖,若是過熱,便要涼一下。特別是在病情沉重的時候,他日夜守候在身旁,晚上合衣而睡,日裡無暇梳理,以致蓬頭垢面,上個月未脫過衣服。這種鮮明的對比,使他很快在人們的心目中留下了深刻印象,獲得了好的名聲。因此他的叔父成都侯王商奏請皇帝,願意將自己的封地分出一部分,以便封給王莽。少府戴崇、侍中金涉、胡騎校尉箕閎、中郎陳湯,這些人都是當時的知名人士,都在皇帝面前稱讚王莽,說他孝敬母親及叔伯,尊敬長者,謙恭好學。由此漢成帝便認為王莽是個賢才,封他為新都侯,任命為騎都尉光祿大夫侍中,得以侍候在皇帝的左右,參與朝政。具有政治野心的王莽,只不過把封侯加官視為他登上政治舞台的第一步。為此他利用已取得的政治地位,愈加謙恭謹慎,廣交朝中的將相卿大夫;又廣為施捨,賙濟較為清寒的名士,厚賜門下的賓客,給他們錢財、衣裘、車馬,用以解決他們生活的困厄。因此上至朝廷的卿相,下至社會上的士民,都交口稱讚王莽,使他的虛譽超過了他的叔伯們。王莽的兄長王永早死,有子名叫王光,由王莽撫養。王光比王莽的長子王宇年幼,本可晚於王宇成婚。可是王莽卻於同一日為二人舉行婚禮,以此表示他把侄子與自己兒子一樣看待,沒有偏私。而且當賀客盈門,王莽正忙於接待應酬時,有人來向王莽報告,他的母親某處疼痛,應當吃什麼藥?王莽多次停止應酬客人,去照看他母親的病,服侍他母親吃藥,以此向客人們表示他對母親的孝順。這都是故意向人賣弄,為臉上貼金,增加頭上的光圈,以便獲取虛譽,好進一步在政治上向上爬。一旦爬上權力的高峰,再不需要虛譽來抬高身價時,就完全兩樣了。當王莽輔孺子嬰、作攝皇帝時,他的母親死了。按當時的禮節,王莽應為他母親服孝三年。可是王莽卻藉口居攝踐柞,負擔著國家的重任,憂慮著萬民的幸福,顧不得私親,而攝皇帝與天子同等,不能為私親服孝,便決定由他的孫子王宗來代替,服孝三年。王莽不以母子之禮,只依異姓的岳婿之禮服孝三月,而且不穿麻布孝衣,只在胸前掛一塊麻布作為象徵。作了攝皇帝連母親也可以不要了,更何談孝順。王莽偷偷買了一個年輕美貌的女奴,想暗中玩弄,被他的兄弟們知道了。他怕張揚出去,背上好色的惡名,戳穿正人君子的假面具,便對人們說:「後將軍朱博沒有兒子,我聽說這個女子能生兒子,是特為朱將軍買的。」隨即將所買的女奴送去朱博家中。王莽就是如此善於偽裝,自欺欺人。成帝死,哀帝即位,王莽為避開哀帝的外家,被迫放棄權力.離開長安,去到封地南陽郡新野縣新都鄉。南陽太守派孔休作新都鄉的地方長官。王莽為了拉攏孔休,將一把劍柄鑲有玉的名貴寶劍送給孔休。孔休拒絕接受。王莽吃了閉門羹,甚為尷尬,便轉彎說:「我是見你面上有傷疤,美玉可以滅去傷疤,我是送給你劍上的玉,並不是送給你劍。」隨即將劍柄上的工取下送給孔休。孔休仍然拒絕。王莽又碰了一鼻子的灰,處境更窘,便自作解釋說:「你一定是覺得這塊玉的價格太昂貴,用來滅傷疤太可惜。」隨手將玉槌碎,用布裹著送給孔休。孔休無法再拒絕,很勉強地接受了。王莽就是這樣善於奸詐,巧於逢迎。王莽的表兄淳于長(王莽大姑母的兒子)私自取許皇后的姐姐作妾,又接受許皇后的賄賂,並有取代王根為執政的野心。王莽怕淳于長為執政後於己不利,便將淳于長私取許後之姊為妾,接受許後賄賂之事告訴王根,並捏造說:「淳于長見你久病不起,極為高興,自以為將取代你執掌朝政,而且人事安排都擬定好了。」王根聽了極為憤怒,說道:「對這些事為何不早點告訴我?」王莽說;「不知你的心意,所以不敢說。」王根說:「快去告訴皇太后。」王莽便將淳于長的情況告訴給他的姑母王政君,又加上了淳于長對養母不敬的事實。王政君聽了也極為憤怒,說道:「沒想到這孩子會如此,去告訴皇上。」王莽又將淳于長的情況告訴給漢成帝。漢成帝罷免了浮於長的官職。後來淳于長又因其他的罪被捕下獄,死在獄中。淳于長的死固然是罪有應得,但是王莽的行徑亦屬可卑。正是這種可鄙的行徑,使他獲得了不循親戚私情的忠直美名,騙取了王根等人的信任,不久便接替王根執掌朝政,從他的叔伯手中接過了漢政權的權力接力棒。王莽為鞏固自身的權力,想把女兒嫁給漢平帝作皇后,這樣就可以以國丈的身分長期執政,無人敢與他爭奪。可是又要顧面子,不便直接提出。只是上奏平帝,說皇帝已宜於婚配,應選取在長安的列侯的嫡女為後。他以為這樣一上奏,肯定是他的女兒首先當選,因在長安的列侯中,以他最尊貴。殊不知平帝沒有領會到王莽的意思,便下詔在列侯中選妃。除王莽的女兒外,還有其他幾個王氏家族的女兒都被列入候選名單。王莽恐怕自己的女兒才色不及其他的候選女子,將會竹籃打水一場空,於是又上奏朝廷,假意說自己的女兒沒有才德,不宜列入候選名單,想以此暗示獨選他的兒女。誰知皇太后王政君又領會錯了王莽的用意,以為王莽至誠,真的讓女兒退出候選,特意下了一道旨令:「王莽的女兒是我的外家,不列入候選。」王莽這下可砸了鍋,謊了手腳,沒想到弄假成真,便趕忙派人去指使長安士民及朝中官吏上書朝廷,要求獨選王莽的女兒為皇后。每天上書的有千餘人。王莽又假惺惺地派人去制止,其實是叫人繼續上書,所以上書的人更多。皇太后王政君也就順水推舟,讓朝廷選王莽的女兒為皇后。王莽的騙局幾經周折,算是達到目的。而善良的人們總是用自己開誠布公、表裡如一的尺度去衡量世情,奸邪又總是喬裝巧扮,所以往往分辨不清,把戴白手套的強盜當成君子,把技面紗的狐狸當成淑女。王莽成了國丈,平帝給他增封土地二萬五千六百頃,使之達到一百里寬的範圍。王莽堅辭不接受,並把皇家娶皇后所送的聘金一千萬錢分送給王氏九族中的貧窮者,又獲得了清廉高尚的美譽。其實他是在舍小求大,覬覦整個的劉氏江山。 王莽就是這樣用種種欺詐的手法收買人心,盜取美名,為他在權力角逐中增添籌碼。篡漢自立王莽從他叔父王根手中接過執掌朝政的權力後,共執政四年。的避開漢哀帝的外家,王莽被迫離開朝廷,去到自己的封地過了三年的清閒生活。哀帝死,平帝即位,王莽東山再起重新秉政。自此他便處心積慮,策劃逐步取代漢政權。王莽再度執政,一方面以孔光為丞相,因為他是名儒,可以裝點門面,同時又膽小,不致妨事。另一方面則打擊妨礙他專權的對象。他的叔伯們除王立外,均已去世。王立是皇太后王政君的弟弟,可以直接在她面前說話,而且王立又傲慢,過去對王鳳都不賣帳,自然對王莽更不放在眼中。所以王莽對他有幾分畏懼,主要是怕他在皇太後面前告他的狀,妨礙他的獨斷專行。王莽便將王立過去不法行為的老帳翻出來作為理由,要求皇太后讓王立離開京城,去到他的封地,即所謂就國。皇太后王政君當然不同意。王莽便威脅說:「漢朝皇帝已兩代沒後嗣(成帝與哀帝),由太皇獨代幼主執掌朝政秉公持正尚恐人們不服,何況現在因親兄弟而袒護,只怕禍亂從此而生。」經王莽這樣一威脅,太皇王政君也不敢再堅持,只好下令王立就國。王莽怕太皇將王立再召回京城,不久便派人迫使王立自殺。對自己的親叔叔尚且如此殘酷迫害,對其餘他認為不滿意的人的迫害就可想而知了。王莽清除了唯一敢與他作對的王立,便膽大妄為,擅作威福了。他以堂弟王舜(王音的兒子)、王邑(王商的兒子)為心腹,掌管軍事,以孔光的女婿甄邯和甄豐主持政務,以劉氏宗室、著名學者劉向的兒子劉歆主持草擬朝廷的文稿。王莽要想作什麼,只須稍加示意,他們就秉承王莽的心意,上奏太后及皇帝。太后及皇帝無不照準。王莽指使益州(四川)郡守讓南方的少數民族向朝廷獻上白雉。因為史書記載,西周時周公輔成王,致天下於太平,曾出現白雉。是一種象徵微盛世的吉祥物。他的心腹們便馬上上奏太后,把王莽輔平帝比做周公姬旦輔成王有安定漢家天下的大功,所以出現了白雉,因此應像姬旦被尊為周公一樣,賜號王莽為安漢公。太后同意了這個建議。王莽因意辭謝,並上書建議朝廷封賞孔光、王舜、甄豐、甄邯四人,因是與他們共同制定政策,才取得安定漢家的大功。並且在他們未被封賞時,故意裝病不上朝。直到朝廷封賞了四人之後,王莽才上朝辦公。這樣王莽既騙取了不獨佔功勞的謙讓美名,又收買了人心,使他的心腹更死心塌地為他效勞。王莽取得了安漢公的尊號,在群臣中處於最尊貴的地位,主宰朝政,再也無人敢與他抗衡了。接著幫閒文人、武帝時著名京兆尹張敞的孫子張辣起草了一篇稱頌王莽功德的文章,由王莽的心腹陳崇上奏朝廷。這篇大章列舉了王莽十二項功德,把他比做歷史上的賢相西周的姜太公、周公、楚國的令尹子文、申包胥、齊國的晏嬰,甚至還比做五帝之一的虞舜。又博引《詩》、《書》,摟彩**文。把王莽說得功高德厚,大公無私,清正嚴明,禮賢下士,克身自約,幾乎達到神化的地步,為王莽的篡權製造輿論。張辣、陳崇二人所製造的輿論果然奏效,隨之便有八干餘人上書給朝廷,要求朝廷按伊尹輔成湯稱為阿衡,周公輔成王稱為太宰,再加封王莽。朝廷便加王莽宰衡的稱號,三公向王莽報告情況,要冠以「敢言之」,朝中官員名字不得與王莽相同。王莽外出時,前後有大車十輛相從,直事尚書郎、侍御史、謁者、中黃門等官員須跟隨在一起,還有禁衛軍五十人扈從,儼然與天子一樣。繼此之後向朝廷上書的又有四十餘萬人,要求進一步加賞王莽。朝廷於是加王莽九錫。九錫是:一賜車馬,用以代替步行;二賜繡衣,表示德行燦爛;三賜樂器,表示教化民眾;四賜朱戶(紅漆大門),表示高貴,區別於一般住戶;五賜納陛(房子的階梯設在簷下),表示尊者不露在簷外**階;六賜虎賁(武士),表示威武,用作護衛;七賜弓矢,表示主持征伐;八賜斧鋮,表專生殺之權;九賜櫃**(香酒),用以祭祀祖宗,表示孝道。同時由朝廷頒布稱讚王莽盛大功德的文告。這樣就大大提高了王莽的政治威望,為他篡位鋪平了道路。所以後世的篡權者都仿效王莽,於篡位之前先加九錫,而後再導演一出禪讓。成了例行的公式。漢平帝在位五年而夭逝、有的說是王莽害死的,看來缺乏佐證。但是王莽確有不良之心。漢哀帝死後,沒有嗣子,王莽參與討論帝位繼承人的問題,是他決定從劉氏家族選了一個年僅九歲,而且體弱多病的中山王劉賓之子劉衍之來接替,是為漢平帝。平帝的夭亡是王莽有意的安排,以便於更早地篡位。所以平帝夭亡後,王莽便再從劉氏家族中選了一個兩歲的娃娃名叫劉嬰,作帝位的繼承人,而且還不讓他登上帝王的寶座,只稱為皇太子,號日孺子,故稱為孺子嬰。孺子嬰既然只是皇太子,不能登上皇帝的寶座,則由王莽居攝踐柞,代替他坐在皇帝的寶座上,發號施令。王莽戴上了天子的皇冠,穿上天子的龍袍,南面聽政,群臣北面而朝。外出時也如天子一樣,要先派出軍隊實行警戒,禁止行人,全面戒嚴,即所謂警蹕。一切都如天子的制度。臣民稱王莽為攝皇帝。漢家的天下已經終結,只等易名了。王莽其所以手中還要抱個孺子嬰作護身符,怕的是劉氏及其漢家舊臣僚不服。為此他曾經進行過籠絡。平帝二年,王莽建議大封宗室諸侯王的子孫及高帝劉邦以來的功臣子孫。如宗室方面,封代孝王玄孫之子為廣宗王,江都易王之孫為廣川王,廣州惠王之曾孫為廣德王。功臣方面,封莫哈玄孫之子樊章、周勃玄孫周關、張敖玄孫張慶忌、霍光從父昆弟曾孫霍陽等人為列侯。另有功臣子孫賜爵關內侯的一百一十三人。平帝五年,又封漢宣帝曾孫劉信等三十六人為列侯。想通過官爵對他們進行收買,以免反抗。但是還是有人不服,宗室劉崇在宛起兵反抗。因王莽此時尚未觸怒百姓,反者才百餘人,被很快平定。幫閒文人張辣又寫文章,向王莽建議,平毀劉崇的房屋,變成污水池。又令諸侯王在其封地內建一個表示劉崇被滅亡的破土地神廟,以此警戒他們不得謀反。王莽採納張辣的意見,並封他為淑德侯。張辣由幫閒文人提升為御用文人了。民眾當時作諺語譏諷張辣說:「欲求封,過張伯松(張辣的字);力戰鬥,不如巧為妻。」張辣人身騰達了,靈魂卻墮落了;門庭光耀了,名聲卻遺臭了;榮華得到了,文心卻黴變了,筆底再也結不出五彩花。接著東郡太守翟義又起兵反對王莽。因翟義為一方重鎮的地方長官,號召力要強一些,響應的有十萬以上。王莽十分恐懼,手抱孺子嬰日夜向神靈祈禱,求神靈保佑。同時派王邑率領大軍進行征討。翟義部眾雖多,是一時烏合,很快被王邑平定。王莽自以為平定翟義,力量強大,威德四方,有天人相助,再也無人敢反抗他了,迫不及待要正式做皇帝。他偽造所謂符命,假托神人投夢,傳達天公的命令:「攝皇帝當為真。」可是又找不到理由去掉漢的國號,便由攝皇帝改為假皇帝。梓潼人哀章,在長安求學。這個人品行卑劣,善於投機取巧,好說大話,吹牛皮。他窺測到王莽急欲取代漢室江山。便做了一個銅匣子,裡面放兩枚標籤。一枚上寫「天帝行璽金匿圖」.另一枚上寫「赤帝行璽某傳於黃帝金策書」。劉邦起兵反秦,自稱是赤帝轉世,王莽又自稱是黃帝的後裔。赤帝行璽傳於黃帝,表示劉邦的天下傳手王莽。又在兩枚標籤上寫上「王莽為真天子」。還寫上了王舜、王邑等八位大臣的名字。哀章又杜撰了王興、王盛兩個名字寫在標籤上,表示王氏要興盛,並把自己的名字也寫在標籤上,共十一人,表示是輔佐王莽做真天子的佐命大臣。而後哀章穿上黃色衣服,帶著銅匣子去到太廟,交給管理太廟的僕射。僕射將這件事告訴王莽。王莽正苦於取代漢室天下找不到藉口,聽到僕射的報告,以為是天賜良機,便擇定了一個吉利的日子,去到太廟,接受哀章所製作的銅匣子,即真天子位,廢除漢的國號,定名為新。王莽的新朝作的第一件事,按照哀章在標籤上寫的十一人的名字,對他們加官進爵。哀章被任命為國將,封為美新公,官居四輔,位在三公之上。可是並無王興、王盛二人。王莽便派人在長安城中尋找有無叫王興、王盛的。經過挨門挨戶查訪,果真找到了一個名叫王興的,是個看管城門的守卒,也找到了一個名叫王盛的,是個賣餅的小販。王莽便任命王興為衛將軍,封為奉新公,任命王盛為前將軍,封為崇新公。王莽的新政權就是這樣,如演滑稽戲一樣,荒唐可笑。這幕滑稽戲表明王莽沒掌握公理,新政權缺乏正義性,找不到正當充分的理由布告天下說明革除漢鼎,建立新朝的原因,只好利用群眾的愚昧,借助神靈在人們心理上的統治權威,玩弄政治欺騙。新政權一開始就是建立在極其脆弱的基礎上的。倒行逆施王莽建立新朝後,以黃帝復出,虞舜再生自居,一切施政措施都必須依據六經,仿照古制,帶著濃厚的復古色彩。如官職都依據《周官》而命名,實行公、侯、伯、子、男五等封爵。連行政區域也按六經中的一些提法重新劃分,更改名稱。甚至有的郡名一改再改,多達五易其名,搞得紊亂不清,以致朝廷在下達公文時,不得不在新的地名後面註明漢時的名稱,人們才知道新地名是指的何處。這些方面雖造成紊亂,畢竟與人民利益沒有直接關連,未造成損害。王莽在經濟方面實行了兩項重大措施。一是在農業上實行井田制,將田地私有變國有,不得私自買賣;二是據《周禮》和《樂語》在工商方面實行五均六管。井田制是建立在奴隸制基礎上的生產方式。當時生產工具粗劣,都是木製或骨制,割禾的鐮是用釁殼做的。為此不得不把奴隸組織起來,實行「十千維耦」的集體勞動,由名叫田畯的農官監督勞動,才能克服農業生產的困難。春秋時期井田制逐步瓦解。這是由於隨著冶鐵技術的提高,鐵器廣泛使用於農耕,又發明牛耕,農業生產技術進步了,一家一戶可以獨立承擔農業生產。同時隨著井田制瓦解,土地由國有轉為私有,出現自耕農戶或租佃農戶,使勞動成果與勞動者有了更直接聯繫,更能激發勞動者的熱情,有利於促進勞動生產。所以土地私有對井田制來說是一種進步。當然,土地私有的另一面是出現土地兼併,其結果是富者田連扦陌,貧者無立錐之地,有的失去田土的人民只好賣身為奴。王莽把天下田稱為「王田」,實行土地國有,禁止土地和奴隸的買賣,對豪強兼併土地是一種打擊,有一定意義。但是實行井田耕作則是一種倒退。而且禁止土地買賣,也不能解決農民的赤貧化。因為天災、疾病等原因、也會迫使農民離開土地,無法生產。如地皇三年,關東發生災荒,人相食,流民入關者數十萬。儘管王莽的井田制、土地國有只實行了三年便取消,可是給農業生產造成了極大的混亂。五均為管理市場的官員名稱。王莽在全國六個大的商業城市(長安、洛陽、邯鄲、宛、成都)設五均官,各郡縣設司市,管理市場,負責制訂物價及借貸。每季度定一次物價,分上、中、下三等。物資多,由官方收買,物資少,物價貴,由官方按規定市價出賣。但是市官往往收賤買貴,從中牟利。這是把大商人的囤積居奇,從中盤剝轉為官方的漁利盤剝,對人民並沒有帶來好處。關於借貸,規定貧民無錢祭祀或辦理喪葬可向政府借錢,不要利息。但是因祭把借的錢,須在十日內還清,因喪葬借的錢,須在三月內還清。貧民因經營產業而缺乏資金,也可向政府借貸,月息只有百分之三。這些看似對人民有利,可免除高利貸的剝削。但是規定到期還不清借貸的錢,就要被罰作罪徒,甚至死罪,比高利貸單純的經濟剝削還要厲害。六管為:官營鹽、鐵、酒、收山澤生產稅,官鑄銅錢,五均。掌管六管的大官名叫羲和。羲和派遣命士到各郡督察五均六管,每郡有數人。這些人全是原來的大商人,即利用大商人管小商人。而且又規定這些人沒有俸祿。他們便和地方官勾結起來,狼狽為奸,營私舞弊,對公家的進行侵吞,對窮民百姓的進行壓榨,即使是其中對民有利的,也變得有害了。對民眾危害最大的是鑄錢。漢自武帝鑄五殊錢,實行單一的貨幣。王莽根據周錢有母子相權(即大錢和小錢),又增鑄大錢、契刀、錯刀三種,與五銑錢一併流通。王莽廢漢後,認為「**(劉))字有金刀,不吉利.便廢契刀、錯刀及五銖錢,更鑄大、小錢。後又更作金、銀、龜、貝、錢、布六種,稱為「寶貨」。王莽前後共改變貨幣五次。每一次更改,鑄新廢舊,使持有舊貨幣人受到一次重大損失,因而造成許多商人和農民破產,致使人民哭泣於市。同時為禁鑄私錢,實行五家連坐。凡發現家中藏有炭和銅,便認為是鑄私錢,將鄰近五家人的男女都抓起來,送到長安鑄官錢的地方作奴隸,數在十萬以上。民眾苦不堪言。王莽大量偽造符命,來說明自己篡漢是受天之命,以此欺騙群眾,興起了讖緯的邪風。它利用當時六經在群眾中的廣泛影響以及學術上的權威,將其肢解,再添上災異、預言、陰陽等各種詭異之說進行附會,使之迷信化,而且都假托出於孔子之手,把儒家推崇的唐堯、虞舜、禹、湯、文、武、周公等人物打扮成充滿妖氣的神魔,是文化和思想上的一股逆流。雖不能說把這般逆流的興起完全歸罪於王莽,還有其歷史與文化上的根源,但是王莽的大造符瑞則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。讖緯的邪說流毒很深,直到隋時才禁絕。王莽在民族問題上也採取了極端錯誤的政策。一是進行侮辱,二是無端出兵進行侵犯。因而加深了民族矛盾,使四境失去安寧,人民遭受戰爭的痛苦。自漢宣帝以來,匈奴接受漢的封號,雙方保持著和睦的關係。而王莽不僅收回了漢封匈奴的印緩,而且將匈奴單于改為降奴單于,進行侮辱。兩國失和,為防侵犯,王莽派出了三十萬大軍駐在邊境上。為供應三十萬大軍的食用、軍糧等物資遠從江淮不斷向北邊運送,大大加重了群眾的負擔。戍邊戰士又長期在邊塞過著苦寒的生活,得不到輪換。後來王莽又派出使者至匈奴,除責令單于獻馬萬匹、牛三萬頭、羊十萬頭的無理要求外,還提出要將已死去的單于知的墳墓挖開,鞭打屍骨。這些無理要求理當受到拒絕。兩國的矛盾更為加深。高句驪為古朝鮮的國名。王莽脅迫高句驪出兵代胡,高句驪不同意,王莽便派人誘殺了高句驪君長,並將首級送到長安,又將高句驪改為下句驪,以示輕辱。結果引起東方諸民族的怨恨,不斷派兵騷擾邊境,造成了東方的不安寧。句町國為當時西南少數民族所建立的一個小國(現在雲南境內)。漢昭帝封其國君為王。王莽要將句町王降為侯。句町王不服。王莽派人誘殺句町王,並派二十萬大軍襲擊句町,士兵餓死及病死的約十分之六七,損失慘重。西南的少數民族紛紛起來反對王莽,又造成西南的不安寧。西域各國本相安無事。因王莽對匈奴等的錯誤政策,引起西域各國的不安。焉耆殺掉西域都護但欽。王莽派大軍征西域,襲擊焉耆老弱,並下令斷絕西域的交通,遂停止了友好往來。王莽的倒行逆施,使百姓陷入苦難的深淵。《漢書‧食貨志》在途述了王莽的經濟措施後總結說:「戰鬥死亡,緣邊四夷所繫虜,陷罪,飢疫,人相食.及菲未誅,而天下戶口減半矣。」人民為了要生存,要活下去,剩下的唯一的一條出路,就是鋌而走險.起而反抗,從而掀起了規模巨大的農民起義。喪身怒濤刑法的嚴酷,賦稅的繁重,官吏的貪暴,胥吏的橫行,軍隊的騷擾,官商的盤剝,政令的苛煩,這一切一齊壓在人民身上,壓彎了的腰彎得不能再彎,容忍的極限被突破了,長期的箝口沉默暴發出怒吼。它震動山林,響徹原野,穿破雲層,激盪長空。發出第一聲怒吼的是綠林。荊州大飢。飢民推舉新市(現在湖北京山縣)人王匡、王鳳為首領,揭竿而起,有眾數百人。後來南陽人馬武、王常等人起兵響應,率眾歸附,以綠林山(現在湖北當陽縣)為據點。王莽派官兵兩萬人進行鎮壓。綠林軍英勇迎戰,個個奮擊,人人爭先,殺得官兵丟盔棄甲、人仰馬翻,並擄得全部輜重。後來綠林地區發生瘟疫,人死一半,起義軍不得不離開綠林山寨。起義軍離開綠林後,分為兩部分。一部分由王常率領,號為下江兵。一部分由王匡、王鳳、馬武率領,號為新市兵。 新市兵攻隨,平林人(現在湖北隨縣境內)陳收起兵響應,號平林軍。琅琊人樊崇繼綠林軍之後在東方高舉義旗以泰山為據點,由百餘人很快發展到數萬人,攻城略地,聲勢浩大。王莽派十萬精兵進行鎮壓。起義軍以赤色涂眉作為記號,與官兵大戰。義軍衝鋒陷陣,斬將搴旗,殺得官兵抱頭鼠竄,落花流水。自此被稱為赤眉軍,人數增至數十萬,活動於黃河下域的南北大平原。此外還有銅馬等起義軍數十部。小的有眾數萬,大的達數十萬。怒火在全國燃燒,怒潮在全國洶湧。與此同時,春陵(現在湖北棗陽縣)人劉演、劉秀也起兵反對王莽。劉演兄弟為漢朝宗室,系漢景帝之後。雖降為平民,卻受過良好的文化教育。劉秀曾在長安求學,為太學生。因此他們與農民起義軍領袖不同,有較高的文化。一起兵便有明確的政治目的,軍紀較嚴明,發布檄文,宣布王莽的罪狀,號召推翻王莽的新政權。在群眾中影響較大,對王莽構成了可怕的威脅。劉演兄弟初起兵才數千人,後來與新市、平林、下江兵合併,發展到十餘萬人,擁立劉秀族兄劉玄為漢帝,號為更始帝。更始帝劉玄命王鳳、王常、劉秀攻昆陽(現在河南葉縣境內)等地,命劉演率主力軍攻宛。劉秀等很快攻下昆陽、定陵、郾三座縣城。王莽聽說劉玄被立為漢天子,深為恐懼,便命王尋、王邑二人率領大軍百萬,其中甲士四十二萬,前往鎮壓。王莽軍中有一個巨人,自稱巨無霸,長有一丈,腰大十圍,體重到普通車子不能運載,三匹馬都馱不起,吃飯時用的是鐵製的筷子。在當時使用刀劍,以力強為勝的情況下,真稱得上是個無敵猛士。王莽軍中還養著一群老虎、豹子、犀牛、大象等猛獸,借以助威,一旦需要,就可放出來傷害對方。自秦漢以來出師之盛大,都不能和這次相比。王莽的大軍把小小的昆陽城圍上數十重,列營百數,旗幟散野,埃塵連天,鉦鼓之聲數百里外都能聽到。向城中射的箭,有如雨下,致使城中人到水井汲水,都要背一塊門板作防護。王尋、王邑二人躊躇滿志,洋洋自得,意氣風逸,以為很快就可將昆陽城攻破,高歌奏凱。昆陽城中的義軍才八九千人。當王莽的大軍開始包圍時,義軍中的部分將領心有恐懼,準備棄城逃跑,經劉秀勸說,才安下心來。劉秀決定由王鳳、王常守城,他自己率領十三名勇士,於深夜當王莽的包圍大軍正在熟睡之時,悄悄從南門殺出,衝出重圍,去到定陵和郾兩縣調集援軍。劉秀率領定陵和郾兩縣的義軍共數千人回到昆陽,在離王莽的大軍四五里處的地方列成陣勢,然後親自率領千餘人,與王莽軍的前鋒接戰。劉秀身先士卒,勇冠三軍,擊敗莽軍的前鋒。義軍將領見劉秀作戰勇敢,受到激勵,各率所部,一同參戰.乘勝進擊,又取得勝利。劉秀見連續取勝,士氣大振,鬥志旺盛,膽氣更壯,便率敢死隊三千人直衝三尋、王邑二人設防森嚴的指揮部。敢死隊無不精神抖擻,奮勇衝殺,以一當百,搗毀了指揮部,殺死了統兵主帥王尋。此時城中的守軍也鼓操而出,裡外合擊,殺聲震天,地動山搖。正當此時,雷電交加,狂風大作,屋瓦皆飛,雨如瓢潑。義軍士氣益壯,戰鬥更猛。養軍則嚇得魂飛魄散,面無人色,連虎豹犀象都渾身顫慄。莽軍全面潰敗,四散逃跑,人馬互相踐踏,屍橫遍野,互相枕藉。澇水橫流,河水暴漲,被水淹死的逃命士卒;數以萬計,水為之不流。王邑率領輕騎,踏著堆積起來的死人渡過河水,逃至洛陽。 義軍在昆陽的勝利極大地鼓舞了全國的人民,各地豪傑紛紛聚眾起兵,自稱漢軍,高舉反王莽的義旗。昆陽之戰,王莽的主力軍被全部殲滅,賴以建立血腥統治的屠刀被折斷。王莽自知末日即將降臨,終日生活在惶恐之中,連飯都吃不下,每天只是喝點酒,吃點魚,維持即將結束的生命;覺也睡不著,實在疲倦了,就靠著几案睡一會,不再上床睡覺。但是欲苟延殘喘,繼續進行垂死的掙扎。王莽任命將軍九人,都以虎為號,想以此壯威,號為「九虎」。由他們率領京城的衛戍部隊數萬人去抵禦向長安挺進的義軍。王莽怕他們反叛,將他們的妻室兒女都弄進宮中居住,作為人質。因士無鬥志,很快被義軍擊敗。九虎中二人自殺,四人逃跑。當義軍逼進京城時,王莽又放出長安城中所有監獄的囚犯,將他們編成軍隊,發給刀劍,並殺豬,讓他們喝血發誓:「有不為新室者,社鬼記之!」這支由囚犯新編成的軍隊由史湛率領,在過渭橋時,囚犯們一哄而散,逃得乾乾淨淨,史湛獨自一人回到城內。更始帝劉玄派申屠建率領精銳的漢兵去攻打長安。申屠建進入武關,還未抵達長安。長安城四周反王莽的義軍便齊集長安城下,攻破宣平城門、殺入長安,與城中的守軍進行激烈的巷戰。王莽躲到漸台。義軍知道後,將漸台圍上數十百重。商人杜吳隨義軍攻上漸台,殺死王莽。由於王莽的倒行逆施,激起了舉國的眾怒,所以他就很快葬身在這眾怒的狂濤中。新朝僅存在了十五年。在歷史上,具有全國統一性的王朝中是最短命的。歷史是最公正無情的。 參考資料 http://bjap1.cn.tom.com/app/heritage/script/person_detail.php?id=208

 

以上來源:奇摩知識+若有侵權請來信告知謝謝

 

熱門關鍵字:

進擊的巨人漫畫 進擊的巨人 進擊的巨人 好站推薦

創作者介紹

動漫進擊的巨人討論

phivideo001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